北冥夙

摸鱼号,看文请走大号,不过我不告诉你我大号叫什么

前文: <a target="_blank" rel="nofollow" href="http://huanggua842.lofter.com/post/1e430944_eebf3874" >第一节</a>

<a target="_blank" rel="nofollow" href="http://huanggua842.lofter.com/post/1e430944_eeca04e0" >第二节</a>

 <a target="_blank" rel="nofollow" href="http://huanggua842.lofter.com/post/1e430944_eece3518" >第三节</a>

<a target="_blank" rel="nofollow" href="http://huanggua842.lofter.com/post/1e430944_eedcebae" >第四节</a>



6、
在那只猫头鹰到来的当天晚上,哈利决定离开。那天他走遍了树洞里的世界,将所有的场景都印在心里,他知道,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以鹿的眼睛去看这世界了。或许以后他还会来看望德拉科,代表魔法部对守林人进行慰问,或者亲自来邀请他参加婚礼,又或是参加他的婚礼,但那时他是救世主哈利,而不是被德拉科救下的一只叫做波特的鹿。

巫师们对待马尔福家族的态度及看法,不会因为战争最后时刻他们立场的转变而有什么改善,纯血统家族与混血巫师间的不合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问题,更别提战争期间他们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死亡,这让二者间的隔阂与日俱增。哈利作为后者之一并兼任魔法部的战后代表,非常清楚这些政客的手段:用少数人的牺牲换来更大的利益,即使那部分人已经替自己的错误买单——现实而不堪。

但他不得不屈服于这个,让魔法部利用他的名气加速战后重建,称他还没被拉下神坛,称他们还在感激他的所作所为,称人们还没开始抱怨他没能拯救每个人。这也是他如今仅能做的。

所以他必须离开,称他的失踪还没掀起太大的波澜。

入夜时分,哈利放轻步子向着德拉科的卧室走去。他是去道别的,虽然德拉科并不会在意一只动物的不告而别,但他想再去看看他,看完之后就离开。

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德拉科并没有待在他的房间里,倒是平时被他们当成客厅的那间屋子里有着微微的亮光,哈利朝那儿走过去。

他注意到那扇一直锁着的门打开了,昏黄的光从门缝里渗出来,偶能看到人影晃动。哈利犹豫了一瞬,然后顶开门走进去。

门被打开,发出一声长长的吱呀声,德拉科猛地转头瞪住他。

“滚出去!”

他低声吼道,“给我滚出去!”随即又像是反应过来般对他摆了摆手,稍稍放缓了语气,“波特,听话,离开这里,就现在。”

可是哈利已经没有精力去想他说了什么了,他愣怔着,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满房间的贴画牵走——那是他的照片,哈利·波特的照片。

那些照片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,从战后重建到前不久的,他的每一张照片,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他还在霍格沃茨时的采访照片。照片上的他带着些微的紧张,面对记者咄咄逼人的问题也只知道傻笑。还有一张很明显是被撕碎过的,尽管有魔法修补过的痕迹,但上面的那些裂痕却说明了一切,那是他离开前和金妮见面时被偷拍到的照片。

德拉科见他呆愣在原地,以为是自己的态度吓到了他,又叹了口气,走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,低头柔声道:“波特听话,出去好吗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哈利愣愣地低下头望他,借着房间中浅浅的灯光 ,德拉科手上报纸的标题哈利看得清清楚楚:

“哈利·波特下落不明,被捕的食死徒余党称此为一场预谋,救世主已被他们的同党杀害。”
报纸被德拉科紧紧地攥住,他的手甚至在微微地颤抖,面上常带的笑容也不见了,脸色比平时更加苍白,灰蓝色的双眸中透出掩不住的担忧和无力。

哈利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去回应他,是像往常那般离开,还是装成不明白的样子继续待在这里。只是看着他的样子他突然很想告诉德拉科,告诉他自己没有事,告诉他自己就在这里,那些只是谣言。可是他不能这么做,哈利意识到,如果他的身份真的暴露,那么他们两人之间那岌岌可危的联系就真的不复存在了。

这个念头像附骨之疽一般缠住了他,让哈利升起一种逃跑的冲动,而实际上他也这么干了。他挣脱了德拉科放在他脑袋上面的手,转身朝外面跑去,向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阶梯奔去,再没有回头。

这是一种无法克制的情感,哈利被各种复杂的情绪所淹没,他只能奔跑,奔跑,他跑出了树洞,也跑出了森林的结界。但速度并不能让他摆脱那些奇奇怪怪的感觉,酸胀的,又带着点惊慌,以及一点点从内心深处冒出来的兴奋。

他像是明白了什么,又像是什么都不明白,当那满屋的照片印入他的眼帘时,他感觉像是整个世界都炸开了一样,有什么东西在一股一股地从他心里面往外冒。那些杂乱的情感像是找到了归宿一般,一股脑地朝他心里钻去,把他的心填得满满的。

但随着这种情感而来的是恐惧,恐惧德拉科知道真相后的愤怒,恐惧事情曝光后的流言蜚语,也恐惧这种情感本身。甜蜜和害怕两种不同的情绪在他心中交织着,它们不让彼此,鼓足了劲想将对方压下去。

尽管他是刚刚离开,但哈利从未像现在一样想见到德拉科。想对上他如天际般深邃的眼睛,想贴上他面对他时微微上挑的嘴角,想听到他用低沉的嗓音讲诉那些他早就知道的故事。

他想见德拉科。

魔法界有他必须肩负的责任,谣言会让魔法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面乱成一团,他得回去澄清这一切,亲自现身证明他还活着。

他想见德拉科。

罗恩和赫敏肯定很担心他,还有其他的韦斯莱们,他都失踪一个礼拜了,而且生死不明,他必须回去告诉他们自己的情况。

他想见德拉科。

傲罗司也不能少了他,那几个从阿兹卡班逃出来的巫师还没有被抓回去,他也得回去让他们把身上的魔咒取消,一只鹿除了当宠物什么也做不了。

他想见德拉科,但他必须得离开他,他必须回去,他必须继续去当那个操蛋的救世主。不管他有多想见他。

评论